首页 > 新闻速递

一棵橘树

  一个家在农村的好友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。

  

  他家所在的村子总共只有三个姓,另两个姓都是大姓,惟独他家是独姓。他家是祖父那辈从别处迁来的。一家人勤勤劳劳、小小心心地过日子,与乡邻相处极好,在村里有着很好的名声。

  

  也不知在哪一年,他父亲在天井里种了棵橘树。打他记事起,橘树长得已经有一人多高了,树干有牛腿那么粗,枝丫已经高出了天井的围墙。那时候,橘子每年都能收获一大竹匾。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放到竹匾里的橘子,都是黄色的,金灿灿的,很甜。后来,慢慢地,采摘下来的,都是青橘了。那时他少不更事,从来也不管橘子的黄与青,在他嘴里,都一样好吃,只是味道有点区别罢了:黄的甜,青的酸。从内心来讲,他倒喜欢青一些的,那个酸劲呀,一直沁到牙根。到现在一想起来,还让人直流口水。

  

  他父母都是做事谨慎的人。只记得那些年,一到橘子挂果以后,父亲常要望着天井里的树叹气,母亲也是一脸的忧郁。慢慢地,他发现,他家的天井角上的砖常被扒掉,那是邻家的孩子爬墙采橘子时扒掉的。“这不是偷嘛?!”一次,他这样愤愤地说,迅速被母亲用手捂了嘴:“不要这样说了,让人听见!”他也终于发现,橘子越采越青的原因,就在于防备外人来采。每年到差不多的日子,母亲就会催促父亲:采了吧。于是,从来不多言语的父亲便将梯子搬进天井,架到树上,将一只只青橘子摘下,母亲在树下伸手接了,轻轻放到竹篮子里——跟放鸡蛋差不多,惟恐碰伤了,留不长。采下的橘子,父母总是先数出多少个,放到大匾里,怕他偷吃了,又放到门框上的架子上。到近冬的日子,母亲会将匾子里的橘子,再捡到一只大竹篮里,然后挎腰上,一家一户地去送。每次送完橘子后,母亲才像做完一件大事似的,松口气。至于父母,他很少见他们吃橘子,因为留出送人的后,经常所剩不多,还得留给他一些。他呢,心里还老埋怨父母,只给他留那么几只。

  

  那一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次,为橘子的事终于发生了争吵。邻居家的一个玩伴,为采橘子,在攀他家天井时,掉地上摔伤了。虽说是他父亲把孩子送的医院,但邻居家还是来吵。那可是户大姓人家,一下来了几十号人,门前谷场上都挤满了人。说什么话的都有,乱糟糟的也听不清,只记得有小气、抠门、一滴汤水也不外落之类的。他有些想不通:明明自家都不舍得吃的,挨家挨户地送,怎么还这样说?但也是从那时起,他似乎一下子懂事了许多。他在邻居对他背后的指指戳戳中,感受到了冷淡、隔膜和排斥。

  

  终于,有一年,父亲在犹豫了好长一阵后,把橘树给锯了。从此,他家天井的砖块,再没有缺过。

  

  慢慢地,他家在村上又有了好名声。他再没听到有谁说他们家小气抠门的了。

  

  听完这故事后,我沉思良久。一棵小小的橘树,折射的却是人性的某些弱点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。

卧龙亭